近代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近代 晚清 民国
查看: 968|回复: 0

郑永福:胡门问学记——胡思庸先生逝世二十周年祭

[复制链接]

596

主题

600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4536
发表于 2018-9-7 10: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大年先生对胡思庸先生评价:

  “你的老师胡思庸同志为人治学,纯正严谨,可学的东西正复不少。”
  ——引自刘大年《给郭双林的复函》,《刘大年来往书信选》(下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年版,第456页。
龚书铎先生对胡思庸先生评价:

  “思庸经常说他很‘土’,其实并非如此。就我同他交往中得到的印象,感到他质朴、实在,从衣着到言论,都朴实无华。他没有自我炫耀,没有故作高深,没有咄咄逼人之气,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土’”。
  “思庸谦虚、勤奋。他功底扎实,学识渊博,但总觉得自己不行,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孜孜不倦地学习。在福州参加纪念林则徐学术讨论会时,开会之余,一有空隙,他就在房间里读书。全神贯注,划划圈圈,读得那样认真。他读的是理学家程颢、程颐的《二程集》。思庸的读书,给了我两点启示:一是做学问要力求有广博知识基础,不能局限于自己所研究的范围。思庸着重研究中国近代思想史,但并不局限于此,而是同时力求具备中国古代思想史的基础,以使中国近代思想史的研究更有深度。二是认真读书,在读懂弄通的基础上去研究、分析,而不是满足于找资料,寻章摘句,为我所用。而这两点对青年史学工作者来说,很值得学习”。
  ——引自龚书铎《怀念思庸》,《求是室文集》(下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版,第574-575页。

胡思庸先生(1926—1993)

作者题记

  先生逝世十周年时,笔者正在韩国某大学任客座教授。曾有《文不虚发 有所不为――胡思庸先生逝世十周年祭》在当年《中州学刊》发表。又十年过去,吾年已七十,对先生的思念之情,愈加强烈。忝列门墙,从先生问学多年,仅得绪馀,有负恩师栽培。唯可告慰先师者,弟子一天不敢偷懒而已。值先生逝世二十周年之际,草成此文,寄托对先生的感恩之情及无限哀思,亦期待为现当代河南学术史留点可资参考的资料。本人不敢忤逆先生实事求是训导及其一贯作风,遵循“朴学”原则,说事而已,留待仁者、智者评判,亦期待我教过的和正在教的诸位学子,从胡先生为人为学之中,得到启迪和智慧。大师季羡林先生谈到回忆吴宓先生的文章时写到:“他的弟子和朋友对他有自己的一份怀念之情,自己的一份回忆。这些回忆不可能完全一样,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观察事物的角度和特点。但是又不可能完全不一样。因为回忆的毕竟是同一个人。”(《回忆吴宓先生》)下面所写的,就是我对胡思庸先生的回忆。其中或有不确、错漏之处,俟来日补订。在河南大学求学、工作期间,毛健予先生、荣铁生先生同为我导师,对我及吕美颐恩泽多多。郭人民先生、朱绍侯先生、林家坤先生等诸前辈及黄保信老师等诸师友,在业务和工作、生活上,对我和吕美颐关爱、提携有加,皆铭记在心,不敢忘恩负义,容另专文记述,谨在此说明。
  目录
  1.入学遇冷淡
  2.“试玉要烧三日满 辨材须待七年期”
  3.“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侥幸”
  4.先生穷追不舍,学生不敢贸然回答
  5.第一次受到表扬
  6.林言椒对我说先生“迂腐”
  7.80分就是高分了
  8.先生又表扬了我一次
  9.天奖老师讲课不许笑
  10.秘诀——先生教我怎样作做“综合性”的文献卡片
  11.从尼采、叔本华到巴斯特
  12.“永福有打碎酒的传统!”
  13.盛夏中午亲赴学生宿舍指导
  14.先生给我讲乾嘉学派
  15.“多深的水养多大的鱼”
  16.请专家为硕士论文英文提要把关
  17.打印毕业论文,一个字也不许错!
  18.从“必须留”到“一定放”
  19.撰写《考略》时的几件事
  20.先生为什么推掉一些书的编写任务
  21.“自己给自己评奖成何体统!”
  22.当“较真儿”已成习惯
  23.你没仔细看书!
  24.为购书事先生到学校澡堂子找我
  25.先生书桌上的“警示牌”
  26.“最高褒奖”
  27.先生希望我读博士
  28.先生对学生的两个不容忍
  29.为萧致治先生新作写书评
  30.讲魏源思想要读《二程遗书》
  31. 关于一本书的点校(暂略去)
  32.生活中的几件小事
  33.先生研读《圣朝破邪集》
  34.《鸦片战争的研究》(资料篇)与《杰士上书汇录》
  35.“你如果专业耽误了,将来狗屁不是!”
  36.院长周末坐火车回开封
  37.院长支使不动宾馆服务员
  38.上午课拖堂到下午两点
  39.先生第三次表扬我:“你太聪明了!”
  40.“追本溯源”的研究方法
  41.给中国史学会的信
  42.病榻上给学生讲胡适
  43. 职称评定中的烦恼事(暂略去)
  44.先生为我做的学术鉴定
  45.“老夫聊发少年狂”
  46.师恩永存
1.入学遇冷淡

  三十五岁到开封,师从毛健予、胡思庸、荣铁生三位老师学习中国近代史。1979年9月初报到,时胡先生在京师人民出版社,修订中国近代史新编书稿。毛先生对我说:导师三位,你主要跟胡先生研习中国近代思想史。先上政治理论和外语课,等胡先生归来再给你做专业学习的具体安排。
  一等一个多月。胡先生从北京回来了。我们在教研室第一次见面,我满心欢喜和期待,可先生只说了一句话:“来了,好。主要靠你自己学了”。说完,转身走了。我心中涌现出一种莫名的失落。几天之后,又在教研室见到先生,有如下一段对话:先生问;“今年多大了?”答:“三十五”。问:“读过《三字经》吗?”答:“读过是读过,背不下来了”。问:“《三字经》中有一句话,苏老泉,二十七,始发愤,读书籍,记得吗?”答:“记得。”问:“什么意思?”我沉默不语。先生说:“意思是二十七岁已经晚了。你快三十七了,努力学吧”。先生一脸严肃,又转身走了。我一时茫然。
2.“试玉要烧三日满 辨材须待七年期”

  入学时先生对我冷淡,有多方面原因,一和先生性格有关系,二是文革中学生胡乱批判老师使他产生戒心。还有,他有意要试探我是否下了认真学习的决心。有一件事,是比我高一个年级的研究生魏天安学兄亲自对我说的。当初我参加面试前,胡先生要去北京,不能出席。在系办公室他对毛健予先生说:“这个考生(当年中国近代史专业只有我一个人过了录取分数线)来了后要好好面试。当上了中学校长,又是中共党员.....”说话时天安兄恰好就在旁边,这也是先生没把话说完的原因吧。我理解胡先生的潜台词是:你当上了校长(粉碎四人帮后我任大庆第十七中学----今五十四中学副校长,不是校长),又是党员,当你的官去呗,能真心想读研吗。据田海林同门讲,胡先生曾和他说,郑永福我考验了他好多年!田说,三年。先生云,岂止三年!当然,这是后话。“试玉要烧三日满 辨材须待七年期”,白居易这一诗句,胡先生当着我的面自言自语念叨过不只三次,可为佐证。
3.“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侥幸”

  次日,先生正式给我布置学习任务:读四书五经,先读四书,好懂。五经不好读,找好的注释本或注译本看。接着说,知道为什么吗?研究近代史,不能不管古代,近代是从古代来的。要补课,从先秦开始。下学期,要选修中文系赵天吏先生的《说文解字》研读,于安澜先生的文字学讲座。先生以《中庸》上的这句话告诫我:“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侥幸”。意思是说,做人做学问都是一个理,要刻苦努力,积极向上,平静地对待结果。做任何事都不要存在侥幸心理,要扎扎实实地去做。此后,“小人行险以侥幸”这句话先生跟我说过多次。教育我做学问从打好基础做起,不要存在侥幸心里,不要匆匆忙忙急着发表文章。先生是真心为我好。但不为“时风”所动很难,先生也有为自己坚持的原则为学生着急的时候。1985年,河南大学启动教师职称评定工作,有发表论文要求。先生急了,赶忙找到我,说,要评职称了,人家有的人(指与我差不多同时毕业留校的同学)写了好几篇文章,你怎么样?我心里说,你不是不让我急着发表文章吗?怎么现在调子变了?但表面上平静地说:我也发表了好几篇了,先生才放了心。以后我多次和我的研究生、博士生说过,本不该急功近利,所谓“板凳要做十年冷”,但我是俗人,要申报职称,要提级,要申请住房,不急功近利什么结果?需要多大的“定力”?在当今的形势下,只能是不要越轨,不要太过份是了。
4.先生穷追不舍,学生不敢贸然回答

  此后,先生给开讲鸦片战争。布置我必读书是姚薇元先生的《鸦片战争史事考》,中国史学会丛刊本《鸦片战争》。每隔三两天见面一次,或在教研室,或在先生家,汇报读书体会,聆听先生指导。一次,先生问:“布置的书之外,还看了什么书?”答:“看了金安清的《水窗春呓》。”先生一连串发问:你看的《水窗春呓》是哪个版本,什么书局出版,哪年出版,读了后你认为该书最有价值的史料是哪些?此后,每见先生,问起最近读了什么书,我大都不敢轻易回答,怕的是先生穷追不舍,问得我狼狈不堪。先生知我有在中学教书的历史,一次突然问我,中学教学中强调什么?我随口说,强调“三基”,即基本理论、基础知识及基本技能技巧。并说,可能大学不谈这些了。先生说,大学也要讲基础,要打好基础,基础不好,别的就谈不上了。
5.第一次受到表扬

  有意思的是,没过多久,关于《水窗春呓》作者金安清事,先生第一次表扬了我。事情是这样的。时先生家住在河南大学西门外的几间破旧的房子里。房子破旧且不论,还小。先生子女多,先生的岳母也住在那里,实在逼仄。隔扇是用秫秸为料,抺上白灰为之,有的地方已经露出秫秸杆。房子是南房,南向有个小窗户,是不能打开的,因为后院的住户养了羊,气味很浓。在搬到教授楼之前,先生是无法在家中写作的,晚上经常到教研室看书写文章。我平时白天到图书馆看书,晚上到教研室学习。一段时间内,晚上我和先生经常在教研室见面。那时先生主要做两件事,很紧张:一是修订《中国近代史新编》书稿,一是酝酿关于林则徐手扎的一篇文章。我们各自干自己的事。每当先生干活累了,要休息一下了,便将手中的笔往桌上一扔----夜深人静声音显得很大,我知道,这时候胡先生要给我“开讲了”,讲专业知识,讲对一些学术问题的思考,兴致好,这种讲学可持续一两个小时。一次先生正酝酿撰写《林则徐手札十则辑注补证》一文,休息时即给我谈起这方面的内容。该文章是对故宫博物院院刊刊登的一篇文章的订正和补充。该文将文献中的金安清误判为刘斯嵋,因为两人的字相同。先生一时想不起金氏的字,便突然问我,金安清的字是什么来着?我说:眉生。先生大悦,说,你记性太好了!接着说,此眉生非彼眉生啊!不久先生将这篇论文寄给故宫院刊,院刊回信云,只愿意摘登一部分,先生不同意,后在《近代史研究》1980年第4期全文发表。
6.林言椒对我说先生“迂腐”

  谈起《中国近代史新编》上册书稿的修改,有一件事不能不提。先生慎之又慎,其它作者撰写的部分早就交稿了,先生撰写的鸦片战争部分却迟迟不交,还在不断完善。人民出版社的有关同志很着急。后来林言椒先生曾对我说,你的老师哪都好,就是有点“迂腐”!此处说的迂腐,主要是指先生怕书稿有失误,不停地修改补充,以至拖累全书迟迟无法付梓。几年后,当我笑着谈起林先生对我说的话时,先生严肃地对我说:“出版了,白纸黑字就改不了了。写书不可能尽善尽美,都会有错,但应该对读者、对自己负责,将错误减少到最低限度。”新编第一册出版后,人民日报理论版发表署名书评,谈到该书亮点时,举的主要例子大部分出自先生撰写的内容。
7. 80分就是高分了

  第一学期结束。我的作业是关于三元里抗英斗争的领导人问题,实际上是听先生讲课的一点体会。次年正月返回开封,将作业交给先生。先生说,我假期里也写了篇这方面的文章,拿回去对照你写的仔细看。我看了先生的文章后,汗颜之外,收获大矣。先生对我说,你的作业我给你80分。80分就是很高的成绩了。后来毛健予先生和荣铁生先生各教我一门课。毛先生告诉过我,胡先生对他说,你给永福打的成绩应该比我的那门高一点,因为他已经学习了两年了。再说,别的专业研究生成绩好象都 比较高。
8.先生又表扬了我一次

  第二学期,先生给我讲太平天国。开的书主要有丛刊本《太平天国》及《太平天国史料丛编简辑》。一次在教研室和几位老师闲聊,聊到社会上发财等话语,我当时正读有关史料,随口而言:“小富由勤大富命”、“富儿当权,豪杰绝望”。先生很高兴,云,不错,认真读书了。前者为洪秀全《原道救世歌》中说的,后者是洪秀全《奉天讨胡檄布四方谕》中的话。先生脸一沉又问我:“丛编简辑”中的能静居日记看了吗?答,浏览一过。问:“其中赵烈文怎么评价洪仁玕《资政新篇》的?”答:我背不出原话,记得大意是,赵看完该书后说,看来贼中不是无人,资政新篇中的许多内容,稍加变通,便可实行。先生表扬了我一句。向先生问学十数载,先生当面表扬我不超过四次,这算其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京ICP备09037272号

手机版|

GMT+8, 2018-9-25 17:03

Copyright © 1999-2013 近代中国网

Powered by Discuz! X3.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