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近代中国网 返回首页

大学春秋的个人空间 http://www.china1840-1949.com/?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清)方象瑛:《史蜀日记》

已有 1228 次阅读2013-6-30 09:04 |个人分类:史料分享

使蜀日记

遂安方象瑛渭仁著

 

(上海书店)《丛书集成续编》第65193207

 (《昭代丛书》丁集补卷第十二,世楷堂藏板)

 

康熙二十二年,癸亥,闰六月,奉命典试四川。初八日宣旨。先是十九年春,四川平。明年辛酉,例当举秋试。抚臣杭君爱以新经底定,议于亥秋补行。已复请改期。九月,上旨可其奏。至是,礼臣以考官请。故事蜀试用诸曹郎或评博中行,无遣词臣者。上以文教怀柔远人,特命象瑛及吏部员外郎王君材任往。盖异数也。

 

七月(北京-河北-山西-陕西扶风)

初一日,出都,门人马生教思、高生寿名、沈生朝初郊送,下车话别。时,余病怔忡力疾,西行,日服参半两,药称之。是夕,宿良乡县,梦亡室吴肩舆来送,怆然有赋。

初二日,涿州。

初三日,定兴。

初四日,过安肃,骤雨,莫抵保定府。

初五日,庆都县(尧母葬此,因名)

初六日,过定州,憩新乐县,读王阮亭、司成(士祯)壁间诗,因感施愚山侍讲(闰章)。时,愚山殁京邸,余以使命不得往哭,作诗纪哀。夜宿伏城驿。

初七日,次真定府。余癸卯公车过此,今二十年矣。渡滹沱河,洪流浊浪甚汹涌。晚至获鹿县。

初八日,次井陉县,出固关。关踞山顶,中通一路,即井陉关也(韩信大破赵师处)。晚宿核桃源,夹道皆胡桃。两山石层叠,僧庵之。往来曲折,自此数日,皆太行山路。

初九日,过柏井驿,至平定州,热甚。和阮亭韵题壁。途中无村落,土人穴土为居,有至数层者,炊烟缕缕出其中窗,榻几杌皆就土成之。其巅,依然树蓺也。

初十日,过芹泉驿,雨甚。夜始抵寿阳县,令遣灯来迓。入城时,民燃灯烛或草束,候于门,光照街衢。

十一日,大雨,过太安驿,宿土桥。

十二日,大雨,过鸣谦驿,至徐沟县。

十三日,大雨甚,人马踯躅泥淖中,尽一日始到祁县(晋祁奚采邑)。

十四日,雨,次平遥县(古陶地,尧初封地此),尧城在县西。午后稍霁,宿郝家堡。

十五日,至介休县(古绵上地)。有介子推庙,郭林宗故里,文潞公祠。夜抵灵石县(北门一石高丈许,县名以此)。道傍三义词,俗传李卫公遇张仲坚处。是夕,复大雨。

十六日,冒雨过韩信岭,山谷险巇,车殆马滑,绝顶有韩侯庙。夜入霍州,望霍山晦蒙不可见。

十七日,至赵城县(周穆王封造父之地),途中国士桥,豫让漆身报赵襄子处,傍有祠,流水绕其足。申刻洪洞县。是日,细雨,沿汾河西行。

十八日,霁,抵平阳府(今临汾)。白发平定。凡八日,皆山行,苦雨。至此,始旷衍。古尧都遗庙存焉。

十九日,复大雨,至蒙城驿(曲沃)。夜宿高巇,过文中子故里。

二十日,至候马驿。午后雨,从者相失。夜,始抵闻喜县(古桐邑,汉武帝过此,闻破南粤,因名),有裴晋公祠,郭景纯故里。

二十一日,至宏芝驿。午后雨,宿猗氏县(古郇国秦更猗氏,以猗顿名)。

二十二日,过临晋县,稍晴,望中条山,修然云表,顾不知何处为首阳山。晡时,抵蒲州,古帝舜都。

二十三日,渡黄河。濒河路仄甚,疾雨如注,人马几蹶者数四。少顷,达南岸,崇山壁立,潼关踞其上(秦桃林寨)。俯视河流,奔涌撼荡,因叹“一夫当关,万人莫敌”,乃禄山之乱,哥舒翰弃不守。明末李自成困秦中,尚未大逞,自出关始蹂躙晋豫,以至亡国。可叹也。为潼关行一章,书其事。十里,杨桥铺,汉太尉杨震墓,旁有四知祠。过西岳庙,雨,不得入。太少二峰,仅从云雾中仿佛其概。是夕,宿华阴县。

二十四日,至华州(郭汾阳故里)。时雨久,诸水皆涨。州守言:西行山涧暴溢,往往留滞。以余□王事迫,遣谕沿途濒水居民预为渡具。比至赤水镇,果阻水,宿莲花庵,为二绝句赠僧。晡后,稍霁。

二十五日,水落,缚几案坐其上,数十人擎之以济,仆从行李皆然。水汹汹尚数尺也。午过渭南县数里至新丰(汉高帝为太公营新丰即此)。是日,喜晴,过鸿门(项羽宴沛公处)。夜三鼓,抵临潼县。骊山在县南,温泉出其下,有唐梨园故址,秦始皇陵,惜夜阑未试浴耳。

二十六日,渡大小浐水,灞桥横灞水上,石已断,以土木续之。午至西安府,秦中山水奇秀,终南一带佳气郁葱,汉唐建都有以也。问樊川韦曲、杜曲,皆淤为民居。夜有巨蛇堕梁间,从者欲毙之,余不可,放池中。

二十七日,留西安,更骡马,作家书邮寄。

二十八日,次渭水。汉时东西渭桥,无复旧址。咸阳令具舟迎,遂登舟。买舶渔船,衔尾相接。登岸即咸阳县,始皇所都,周文武成康陵在焉。复大雨,遂止宿。

二十九日,霁,至兴平县,过马嵬,观杨妃墓,碑石题咏甚多,所谓墓上白土如粉(可治女人面瘢)无有也。遥望汉武帝茂陵,萧萧禾黍,杨雄元冢亦未知何所,而妃墓独岿然,行人往来凭吊,驻马久之,何邪?夜宿扶风驿。

三十日,至武功县。武功诸山皆有秀气,而太白山最挺拔。古诗“去天三百”当非虚语。是日又雨。夜行十余里,抵扶风县,道左汉兰台令班固墓碑,马伏波祠。

 

八月(陕西岐山县-

初一日,次岐山县,三公庙,祀太公望、周公旦、召公奭,今圮。秦地过此风景渐萧索。抵凤翔,已莫矣。

初二日,经磻溪,涧中乱石碊碊,泉流清洌。上为太公庙,“梦应飞熊”四大字刻石,或言石上隐隐两膝痕,未审果否。晡,抵宝鸡县(古陈仓地),大散关在其西,询石鼓山,无知者。

初三日,县令吕君送余渡渭水上流,曰过此即栈道矣。余赋诗留别。二十里,至益门镇,为入栈之始。高峰崒嵂,涧水奔流,两山茂林深箐,止通一路,巨石横斜。涧中栈山大抵皆然,特险处各不同耳。过观音堂。壬子秋,阮亭以试事入蜀,宿此,有诗。今才十年,院宇倾颓,无旧时下榻处矣。数里,度煎茶坪(坪水东流入秦,西流入汉中)。夜抵东河驿,编竹为舍,山风飒飒,时闻虎啸声。

初四日,过黄牛驿一带,崇山峻阪,火<氵虢><氵虢>流石隙中,细浪如雪。途中野花遍开,红黄紫翠,多所未见者。夜宿草凉楼驿,无驿舍,茅屋数间,虫声四壁,霜气袭人。夜梦施愚山索余诗共读。愚山殁久,此时或归榇宣城,不知栈山千里,何以入梦也。

初五日,度石门岭,抵凤县,寥寥数十家。和尚原在县东题入栈四诗及草凉楼截句于壁。

初六日,过心红峡。峡当两山间,横亘如枕,鹦鹉群群,飞鸣林箐中,泉流清浅,鱼游可数。过废邱驿,逾凤岭,岭极高,曲折崎岖,从舆中仰睇,前驱度岭,如在天半,人马皆长尺许,蜿蜒鸟道中。岭有关,上接崇崖,俯临邃壑,中止通一骑。峰峦云雾皆出其下,秦凤天险也。夜宿南星茅舍,人马同群,截竹为箸,铺筱为茵,虫豸往来衾枕间。

初七日,次松林驿。午度柴关岭,四面高山,不见顶,路狭苦泞。止宿流坝驿。

初八日,大雨,度武关、虎头关、画眉岭、马鞍岭,皆险隘。马鞍尤嵚崎纡曲,高或隆起,低则洼伏,如马鞍,然登降几二十有四。夜宿马道驿,相传萧相国追韩信至此。

初九日,霁,过青桥驿,至观音碥,危崖峻壁,横列如屏障,凿石为径,下临绝涧,石缺外架木补之,人马相扶以度,摇摇然。志称褒城栈阁二千九百八十九间,想向此。今废。斧凿痕参错崖壁间,本名阎王碥。顺治中,责中丞流复煅石开径稍宽之,护以竹阑,始更今名。莱阳宋玉叔琬赋栈道平歌,华亭沈绎堂荃书刻于石。西即鸡头关,巨石巉锐,横出道中如鸡头。自此十数盘始至顶,瀑布落涧中,轰轰不辨人语。巅有石,约高十数丈,从山下屹立如竹笋,离奇峭拔,较江郎三石更奇。出关不数里,山势陡断,平原旷野,炊烟点点,即褒城县也。

初十日,憩黄沙驿(东南距汉中府六十里)。自益门镇至褒城凡五百五十里,曰北栈,至此始平。

十一日,过沔县定军山,谒汉丞相诸葛忠武侯祠墓,墓之西为征西将军马超墓。薄莫,始抵沮水。乔柯丛筱间,猿声凄切,百十为群。

十二日,次青阳驿,过腊塔沟,险仄不可行。晚宿大安驿。

十三日,过裂锦坝(以褒姒名,姒,褒产也)。未时,度五丁峡(一名金牛峡,即五丁力士凿山开道处),山石高数百仞,截然中分,两岸锋锷廉厉,碎石零乱。蹊涧中,水激石如雷鸣,或如笙瑟。人行石上,杖而步,伛偻上下。马蹄触石皆脱落。舆人则疾驱,步武着石不失尺寸。哀猿怪鸟吟啸壁间。数里,瀑布从山巅下泻,束于石,散溅如珠飞,曰滴水崖。莫,抵宁羌州,城郭室庐尽废,秋花烂漫满街市,嶓冢山在境,汉水出焉。

十四日,大雨,次黄坝驿。

十五日,过闵家山、木架山、七盘岭。岭最高陡,凡七折,四面危峰峭石,下视皆百尺深涧,人伛而行,前后顶趾相触,以铁鞵系足心,状如马鞍,铁着石得不滑也。绝顶四望,全蜀山川历历,在西南另辟一境,是为秦蜀分界处

十六日,次神宣驿。山石险恶,或高如浮图,或连亘如列幛,下有洞甚修广,神龙所居,道乃出其上,曰龙洞背。三十里,至朝天铺。西北即剑州,古剑阁也。

十七日,始更舟。凡陆行由朝天铺上朝天关,大小梅岭,大小二郎,曰南栈。视北栈尤险峻。舟行避险也。晚发嘉陵江(俗呼白龙江,经剑州、广元、昭化、阆中,界其曰阆水、巴水、渝水、汉水,皆此江之异名也。)疾流激石,舟行如驶。榜人唱渝州歌,悠扬清越,可听。仰睇朝天诸岭,高入天际,崖半石穴数千,亦古栈阁故迹也。下有千佛崖,凿石为屋,镂诸佛罗汉其中,大小数百,或立或坐,变相毕具。川东诸处亦有之。是夕,泊广元县(古葭萌地)。询武侯筹笔驿,已非旧矣。十八日,经飞仙阁,桔柏津,泊昭化之平林坝。

十九日,次虎跳驿,宿高桥。

二十日,经苍溪县,离堆山,秦李冰所凿突入江中,直上数百尺,不与众山伍,故名(蜀有三离堆,此其一也)。午余,抵保宁府(古阆中地)。前对锦屏山,两峰壁立如屏(一名宝鞍山)。治西为张桓侯祠墓。侯守阆死,蜀人祀之,曰土主。是日,郡将吏迎谒,谢不见,题诗院署古今体五首。

二十一日,留治装具。

二十二日,渡阆水,复陆行。次龙山驿,舍宇颓废,摩娑断碣,中有瑞笋碑,宋陈尧叟、尧佐、尧咨兄弟故居也。夜趋柳边驿,不及宿,小猴牙草舍,索米不得,取干粮给,从人然薪达旦。

二十三日,次柳边驿,颇多民居。夫役不习舆,踉跄欹仄,甚苦之。晚,次富村驿。

二十四日,由灵山铺至盐亭县。川北自保宁以下,旧称陆海。明末张献忠屠戮最惨,城廨村镇尽毁,田野荒芜,人民死徙,处处皆然。颓垣废畦间,犹想见昔日之盛。

二十五日,抵秋林驿。僧寺佛像最古,小铜佛尤精巧,眉目态致,皆有生气,与时制逈异。唐元宗、僖宗幸蜀,画师巧工悉从,故蜀寺观多名画铸像,皆毁于寇。此犹幸见之。

二十六日,抵潼川州(汉广汉郪地,蜀汉曰梓潼,隋唐梓州),沃野千里,尽荒弃,田中树林如拱,沟塍隐隐,悉膏壤也。访陈子昂、文兴可故宅,皆不可考。

二十七日,渡梓潼江(或云郪江),宿建宁驿。

二十八日,过中江县。溪谷中产石,白黑相杂成文,或红润如错锦,可为研。

二十九日,过天柱山,甚高,名巨竹,节长二尺余。晚,止连山铺。

 

九月

一日,次汉州,抵新都县,皆名区。乱后中衢茅屋数十家,余皆茂草,虎迹遍街巷,讯杨升庵宅已为按察司署,今亦荡然矣。八阵图在县北,以疾驱失之。

初二日,抵成都府。故事初六日入闱。主司至,待于境上,扄鐍严密,先期一日入。余至,新都无使院,民居周垣不蔽,篱落而已。余谓虎狼且攫人,何关防为遣!吏白监临,以是日入城。初由北门,吏白应从东,乃过升仙桥(鱼凫王张伯子,俱乘虎仙去,因名),司马相如题柱处,今曰驷马桥。入东门亦无院署,僦民宅以居。

初三日,寓楼望雪山,积雪鳞鳞,九峰皆白(在威州松潘境,距会城百二十里)。

初六日,入闱如故事,贡院,故蜀王府也。

初七日,率同考官誓于神。

初八日,申条约凡三十四则,蜀中三科未举秋试,诸老吏无存者,新旧例悉从礼部考据,得无舛误。

初九日,初试士。蜀向称才薮,今应举不满千人,亟移会外帘,小误悉免议,仍约同考勿轻涂乙。

十八日,得《易》《春秋》卷各一,拟首冠,索二三场,皆不得,叹惋弥日。榜后拆阅之,垫江涂珪、沪州曾亮也。两生次年皆隽。

十九日,内帘鬼啸。易两房,例解十名。一房佳卷多至六卷,而二房仅得四。余谓取士务真才,何论彼此,乃以一房赢卷入二房,众以为公。已,二房有后言。余不怿,索回,而责二房别求佳者,终不得。是夕,鬼从后出。余勿闻也。王吏部闻之。旦,语余,余笑曰:“佳卷不得隽,鬼神固宜怒耳。”俄而各房至,人人皆闻,井研令仆人且亲见之,朱衣长身,从易二房出,循墙至中堂而灭。于是,众皆惊叹。二房亦颇悟,请别易一牍前卷,定本房第一。是夕,寂无声。盖十七名,涪州刘衍均也。

二十日,捘遗卷,磨封中式,诸牍。余病甚,日夕搜阅,不知病之在身也。

二十四日,发榜,取中樊泽达等四十二人,副榜充贡雷弘震等八人,鹿鸣宴如仪。是日,周视故蜀府,广袤十数里,中为贡院,余皆瓦砾,茂树丛生,旧多石刻,皆不存。存明人数碑。川槿在,藩邸今亦无。

二十五日,文武诸大吏过访,府州县以次谒见,劳瘁之作,苦酬对,疾复大作。

二十六日,诸生来谒,所取多三川名隽,年亦十七以上、四十以下,蜀中称得人。

二十七日,报谒诸当事,因遍览城市,蜀都周五十里,异时人物繁富,号锦城。张献忠据蜀。已,去之秦,尽烧公私庐舍,屠其人凡数十万。自浣溪至新津,尸山积,水为不流。今通衢瓦房百十所,余皆诛茅编竹为之。(茅屋皆松潘苗人造,每冬月,苗携妻子至各郡县营工,给食。妇女能负重,子女帽覆顶,嵌以蚌壳)西北隅则颓墉败砾,萧然惨人,其民多江楚陕西流寓,土著仅十之二耳。客赋,大县不过五十金,或一二十金,甚至四五金。人亡土芜,目中所未见,招徕生聚故未易也。自此两旬,皆卧病谢客。

 

十月

二十日,过两浙会馆,答拜同乡流寓。馆创于前按察使、今太常胡君升猷,召僧主之。浙人依焉。众醵金饮余索题额,余榜曰“吴越星临”。偶及桐花凤,无知者。郫筒酒井尚存,其法不传。蜀锦川扇,屠戮后,法皆绝矣。

二十五日,谒江渎庙,江出岷山,故庙在蜀(岷山在茂州西北,俗呼铁豹岭)。

 

十一月

一日,王吏部南归。

初二日,病稍间,出锦宫门,过万里桥(武侯送费祎使吴,曰万里之行,自此始矣。后人因以名桥),桥西为青羊殿,上铜羊青色,不知何据,旧极闳丽,今圮。张三丰手书诗六句刻石。里许为草堂寺,古浣花溪寺也。右即杜工部祠,有石刻像,详游记。

初三日,谒诸葛丞相祠,古汉庙,今皆称武侯祠。前殿祀昭烈关、张等十五人,配颇未当。余作从祀议,正之。后殿祀侯长子瞻,瞻子尚配。旧有双柏,今不存。古碑惟唐贞元中裴度撰、柳公绰书稍古(有小蛇穴碑中,甚怪),余皆近世石刻。祠西昭烈惠阮,志称关羽、张飞墓,□万里桥南,未及访。望帝祠、蚕业祠、张忠定祠,皆荒废不得其处。

初四日,游浣花溪,一名百花潭,即锦江也。溪流澄澈,荇藻纷披。前代游人画舫不减西湖。山水如故,无复昔佳丽矣。详具游记。潭上薛涛井,涛家于旁。以潭如琴,中扬雄草元亭,严君平宅,皆不可考。或云扬亭在成都县治,琴台在市桥。又去金花桥西。

初五日,辞行。

初七日,发成都府,诸公会饯武侯祠。是日,陆行至金花桥,宿黄水河,门人樊泽达从。

初八日,过修觉山,至新津县,始登筏子,编竹为之,架竹屋,覆以茅,门窗皆具,可远眺。

初九日,至旧彭山县,望青城玉垒、大隋诸山,连亘千里,峰峦秀出。

初十日,至眉州,度玻璃江。访三苏祠,祠在州西门内,灌木丛草,飒然深山。榜曰“眉山书院”,即老泉纱榖行旧第也。门前古榆树,相传老泉手植。祠三楹,奉公父子木主。后为木假山堂。右瑞莲院,残荷荡漾池中。东坡手书马劵乳母任墓志,刻石(嫡系止存一人,州守请于督学,给衣顶奉祠)。

十一日,经青衣江(一名平龙江),上有上岩、中岩,为古诺距那尊者道场,唤鱼潭,客至抚掌,鱼辄跃出,以夜过,不及登。

十二日,过小三峡,水汹急,筏皆摇荡,遂停桡野泊。

十三日,至嘉定州,整筏子(古汉嘉地,宋曰嘉州),谯楼榜曰“海棠香国”,所谓海棠无香,惟嘉州独香也。或云昌州,今重庆府大足县,有香霏亭,然汉嘉海棠实香。州为余言,气似兰。云竹公溪在城外,竹中小儿,夜郎王也。江有鱼,大而肥美,曰鱼舅春水时见。

十四日,微雪。或言凌云山之胜,棹舟乘雪登之,山濒江,路颇峭仄。东坡诗“载酒时作凌云游”,是也(今石崖刻“东坡载酒时游处”七大字),中为寺,前为大佛阁。韦皋建镂巨石为佛头。旁有小阁,可望三水九山。后为注易洞,宋吴秘读书处。右有僧龛,明初住持坐化,人髹而龛之,宛然生也。左达鸟尤山,晋郭璞隐此注《尔雅》,曰尔雅台,洗砚山下,鱼吞之头皆黑。今有乌头鱼,二三月见,曰黑鱼,然止傍山十许里有之,余皆无。

十五日,登高慓山(一名高望山),高阁可望峨眉。初苦昏雾,已而雾散,三峨历历,积雪数百仞,日光灼之,一望如削玉。余拟往游,僧言此时雪封路,山僧方积薪米为冬春计,即往不得上矣。眺望久之。山下涪翁亭故址,为黄鲁直建,丁东泉在焉。遥睇州城,三面滨水,盖雅水、沫水合流达于江也。倚槛作歌,从游者门人樊泽达、罗英、杨葳,家弟象璥。

十六日,马州守赠香海棠雪兰,口占截句谢之。

十七日,泊石板溪。嘉定,旧称繁庶。献忠之乱,州人杨展集兵拒守,得免屠戮。后贼将袁韬、武大定溃,议会据犍为,伪降,展信之,遂杀展并其军,民始被害。然较诸郡稍胜。

十八日,至犍为县,有花卿庙。唐段子璋反,牙将花敬定讨平之,庙食于此。

十九日,至宣化驿。

二十日,抵叙州府(古僰国,汉犍为郡治此,隋曰戎州),沪水出其南,俗呼马湖江。武侯五月渡沪,其上流也。郡有师来、朱提诸胜。郁姑台在城北,产筇竹,可作杖。客馈佛手柑二枚,重二层,放数十指,香气馥烈,峨眉山产也。

二十二日,发宜宾,濒江一带皆石,望之如堵墙,连亘数里,及登岸,其平如砥,可当数十千人。石惜生戎僰,无人能点缀者。夜抵南溪县,樊生别去。

二十三日,至江安县(汉江阳地),旧有江阳儿祠。相传,光武彻时过江阳,生一子。望气者言江阳有贵儿气。县人因王莽乱,求而杀之。后光武怒,为儿立祠,不使江阳人冠带。余谓诞漫不轻,戏嘲以诗。夜泊井口。

二十四日,过纳溪县。县踞石山顶,石虎关通云南交址。晚至沪州。州枕沪江,一名汶江,非武侯渡处也。伯奇为后母所逐,自沉于此。南有穆清庙,祀尹吉甫。北有抚琴台,伯奇鼓履霜操处。方山之麓,乃有魏武帝庙,旧传宋时征乞弟蛮,阴雨数月,神宗缄香祷之,辄应。余意汉地不应祀曹瞒,以诗诮之。或曰蜀祀甘宁,楚祀伍员,非与?余谓:兴霸,蜀人之胥,楚人祀于其乡耳!彼操,何许人也?

二十五日,泊旧沪州。

二十六日,至合江县。县东榕山,宋时产天符,叶如荔枝叶,而长文如虫蚀篆,不知何木。或曰刘真人仙迹。

二十七日,松溉。

二十八日,至江津县,过七门滩,大石横江,凡七,望之如门。

二十九日,抵重庆府(古巴子国,隋曰渝州),阆水与白水合流,至城东,曲折三回,如巴字,故名郡。皆石山,城市庐舍依坡□为高下,三面距水,陆路达佛图关。东鱼复,西僰道,北汉中,南夜郎,形胜要地也。石高水疾。漏二鼓,始抵岸。

三十日,具舟为出峡计,舟长五丈,广半之,惟后二舱可坐,余皆平以板,上架木为篷屋。舟行则撤去,用桡十有四十四人,左右荡之。前二人挽巨桡,睹所向。后柁类橹而长。主船者曰板主,柁工曰太公,意即古长年三老也。祭江,祀水神及张桓侯,馂余先太公,然后敢食。每行船,太公升柁楼,唱巴渝歌,众和之。轻重疾徐,皆有顿挫,大约唱峡中诸地名,或俗传故事,无他词也。

 

十二月

初二日,放舟东下,泊木洞驿。

初三日,至长寿县,经不语滩,俗传舟人多言则水势喷涌。县产皮盘仿苗制,然颇不佳。

初上日,至涪州。荔枝园,在龟龙峡东。唐时为妃子园,荔枝百余株,“马上七日抵长安”即此。今无种。江心双鱼刻石上,各三十六鳞。旁有石称“石斗”,见则岁丰。北岩普津院,程伊川读易处。黄山谷题曰“钩深”,有张飞祠,宋大观中,人于祠前,是三印及佩钩刀,斗上镌飞名。

初五日,丰都县(古枳县地,汉平都,隋始曰丰都)。城倚平都,山道书七十二福地之一,汉王方平得道于此。又云阴长生上升处。有仙都观、麻姑洞,林木幽深,夹道翠柏,皆千余年物,麋鹿出没,与人狎号。紫府,真仙之居,不知何时创。森罗殿,因传会为阎君洞,以为即地狱之丰都,远近祷祀,求符箓。盖道流惑世,失其实耳。

初六日,抵忠州(古巴地,唐初以巴蔓子严颜名)。白居易刺郡时筑东坡、西坡,建荔枝楼,今皆不存。陆宣公墓在城南,公论裴延龄,谪州别驾,卒□葬于此,墓碣驳落不可辨。

初七日,过石宝驿。江岸石奇绝峥嵘,挺拔如峰如云,或如楼台,如屏如柱如笏,是不一状。顶有瀑布穿石而下,惜无善画者图之,为卧游耳。晡时,至万县。西山有绝尘翕,宋郡守马元颖、鲁有开于山麓修池,种芙蕖及荔枝杂果,景物清胜,为夔路第一。南山下噉,大江水落石出,曰蛾眉碛。上有岑公岩,石盘结若华盖,左右方池,泉喷薄如帘,松篁藤萝,蓊蔚苍翠,乱后皆不复睹。饥虎昼出,猿狖成群。

初八日,至云阳县(古<月旬><月忍>地,<月旬><月忍>虫名,多此虫故名,唐曰云安),荒残无人居。篷茅数间,令尉栖焉。对江飞凤山,古刻凤凰岩三字,瀑布注桥下,有庙祀张桓侯,僧请榜额,余书“矫矫虎臣”应。

初九日,至夔州府(古鱼复国,春秋夔国)。八阵图在城南石碛上,凡六十四蕝,拟棹舟观之,大雨,不果。登城楼遥望而已,别有记。甘夫人墓在府治镇峡堂后,永安宫即今府学。

初十日,十余里至瞿唐峡,两岸各数十仞,对峙如门。滟滪堆当其口,江水分流左右下。循滟滪而北,登白帝城,路陡峻,上为先主庙,丞相亮,前将军羽,车骑将军飞配。庙前石坊,倚阑望大江,正对滟滪,所谓如象如马峡,人以此占水候。今冬残水涸,不觉其险耳。城之东接白盐山,山石白如水晶。白盐之对为赤甲山,不产树木,土石皆赤,山有废城址,即汉鱼复县基。城之北一带,渚田清流如线,俗呼草堂河,余意即瀼水。东屯,少陵寓处也。详具滟滪、白帝二记。峡外南岸石鼻子,北岸铁柱,当是旧设关处。关今废。外张飞擂鼓台,孟良梯,皆极高峻。下有粉壁堂,壁白如垩粉,旧有题咏。兵书峡,在绝壁上,石层叠,如束数卷书。弹穿石,亦高耸,广丈许,有眼如丸,隙光相通,若弹所穿。然大抵三峡,皆重岩叠嶂,亏蔽天日,非亭午夜分不见日月,非虚语也。

十一日,至巫山县。巫山在县南,形如巫字,故名。东曰琵琶峰,神女庙移此,旧传峰形似琵琶,此中妇女多晓音律,未知然否。巫峡,壁立峭削,与瞿唐、归峡为三峡,连亘七百里,绝顶皆柽柏,悬泉飞瀑,猱玃哀吟。

十二日,至跳石阻风峡,山九里一折,水奔急,舟行易触,故遇风辄止。

十三日,出峡,过三分水,岩畔三泉眼,分流甚奇,舟人言:相传上为川水水性浮,中湖广水性平,下江西水性沉。好事者瀹茗试之,果然。余以风逆未及辨。望十二峰,皆雄峭,横见错出,惟美人峰最高秀。考十二峰,曰望霞、翠屏、朝云、松峦、集仙、聚鹤、净坛、上升、起云、飞凤、登龙、圣泉,首尾一百六十里,顾不甚肖,亦无美人名。旧神女庙在峰半,故有石刻引《墉城记》:瑶妃,西王母女,称云华夫人,助禹驱神鬼,斩石疏波,令封妙用真人,庙额曰:凝真观。神女所由名也。宋玉《高唐赋》,文人游戏如牛女、洛神之类,后人不察至加秽亵。余作诗为解嘲,或亦神所乐闻耳。午过万流驿,楚蜀分界处。次巴东县,濒江倚巴山(又名金字山,一峰发三岗,状若金字),自麓至巅,因山为城市。寇莱公祠,二柏相传公手植。

十四日,过归峡,怪石狰狞,较瞿、巫二峡稍卑,而奔流怒涛过之。叶滩多石,与新滩同险,然叶滩水高于石,新滩石高于水。语云:有叶无新,言叶难水大则新滩平也。午抵归州,不得泊,阻风,舣屈原沱(沱即潭),谒三间大夫庙(俗呼清烈公)。旧有姊归庙,祀原姊媭。夔子城,俗呼旧归州。宋玉宅,昭君村,皆在姊归。是日,次新滩。

十五日,度新滩。滩高数丈,巨石横欹江中,雪浪峰涌,昼夜轰轰,若江潮声。凡舟至,行李悉陆运,更募其地舟师,加桡楫,凌空而下,船首没浪,复起者再,然后徐引近岸。小船则以长筏沿岸放之。上水用百丈盘之而上,蜀江第一险也。余从岸上遥观,魂摇目悸。是夕,宿滩,下滩,凡三处。

十七日,至黄牛峡,重岩叠起,最高处崖黑色,如人负刀牵牛状,人黑牛黄。江湍纡曲,经数宿犹望见之。行者谣曰:朝发黄牛暮宿黄牛,三朝三暮黄牛如故。山下黄陵庙,峡神佐禹治水,诸葛亮建祠祀之,自为记,碑文刻庙中。前有阁临江,乱石嶙峋,水石相触,磷磷齿齿。此下水渐平,乘夜泛舟,山空峡静,明月满船,猿声袅袅峭壁间。漏三鼓,抵彝陵州(以川江至此始平,故名夷陵),岩石中断,豁然大江矣。

十七日,更舟,州守延余署斋,即欧公六一堂故址。

十八日,过白阳驿,张江陵(居正)祖墓,野烧满山,樵采往来。对江宜都县虎牙山,公孙述据此造浮桥拒汉。下有虎牙滩(一名武牙),与荆门山对。夜抵枝江县(古罗国地),忆家兄(象璜)、李荆时署邑事,今十八年矣。

十九日,立春,过松滋县,至百里洲,地宽衍。洲首派别,南为外江,北为内江,故称枝江。吴三桂之叛,自归巴以下,皆遣兵拒守。 王师驻城陵矶,卒奸叛逆。洲上营垒尚存。

二十日,荆州府泊沙市。江陵名胜,皆余旧游。留理署三月,乙已秋冬也。

二十一日,公安县

二十二日,宿三杆桅。

二十三日,过石首县,至壶瓶套。

二十四日,过监利县,经城陵矶(在洞庭湖口),南望洞庭,水天浩淼,岳阳楼峥嵘云雾间,青螺数点,盖君山也。

二十五日,至白罗山,夜大风骤雨,江豚跳掷,寒鸦噪呼,甚萧寂。初意抵汉上度岁。至是连值怪风,雨雪纷霏,舟人皆思归,叹息长随,燕人泣下沽襟。余亦怅然有怀,呼酒放歌,作怀人诗二十首。

二十九日,至新堤(在临湘县东六十里),客馈酒脯小饮,不知为岁除也。

 

康熙二十三年,正月

一日,凤利,遂发舟经嘉鱼县,望赤壁山,孙刘破曹处也。黄州特以东坡二赋名(本名赤鼻山),夜泊牌洲(在嘉鱼县东七十里)。

初二日,过鹦鹉洲,达汉口,询祢衡墓,久失其处。

初三日,访罗鲁峰(世珍),留饮镜堂,始见梅花。

初四日,重游大别山,登晴川阁。

初五日,渡江访医,中流风涛怒涌,疾遂大作。留寓汉阳门内,距黄鹄矶不半里。

二十日,稍疾,阔步黄鹤楼及仙枣亭诸胜。

二十二日,徐方伯惺招饮即山楼,楼踞大观山巅,俯视鄂城,万井鳞次,远望江汉及湖南诸峰,极山川胜览,自是复卧病。

三十日,游洪山寺,极宏丽,全楚诸刹冠,亭有故楚王诗刻石,东十里即卓刀泉。

 

二月

初二日,疾复甚,旬余不能兴。

十七日,病起,王昊庐少詹(泽宏)治具汉阳相招子重吏部尊人也。力疾往赴询郎官湖久湮。

二十日,清明,渡江东发。

二十一日,至青山阻风。

二十二日,过阳逻至白湖镇。

二十三日,经团风镇,至黄州赤壁白龟渚,皆旧迹游,以病未登。

二十四日,过武昌县,至兰溪驿。

二十五日,进蕲水县,谒房师张郛山先生(讳邦福),宿浴莲庵,颇幽雅。明末故宗伯龚端毅公鼎孳宰蕲时,为诗僧恒度建,恒度弟子等观年七十四,善诗,有《秋影阁集》。余初未及见,次日始知之,为题数语卷首。

二十六日,游文昌阁,临溪石壁刻“击空明”三字,云苏子瞻书。

二十七日,返舟经凤栖山,访陆羽第三泉,是日,泊道士洑。

二十八日,过蕲州,泊田家镇,镇有吴将甘宁庙。

二十九日

三十日,阻风。

 

三月

初一日,至九江府,登琵琶亭,眺望匡庐诸山。

初二日,过湖口县,水石湍急,余向自江陵回,触风几殆。今九江关移此。

初三日,过彭泽县,小孤山突立江心,四面斗绝。经马当山,王勃梦神助风处也。是夕,泊花阳镇。

初四日,东流县阻风。

初五日,抵安庆府,寓天宁寺。

初六日,遇同年倪检讨灿,遂别去。从维扬入都,向有日记,不复登历矣。

 

使蜀日记跋

蜀自张献忠乱后,重遭屠戮,无复昔时都邑之盛。潼川府沃野千里,沟塍荒废,树木如拱。圣祖以文教怀柔远人,特遣词臣以重其选,盖抚摩疮痍,振兴风雅。于是乎在矣。今蜀省文物渐盛,米粟甲于西南。我吴苏松两郡财赋冠天下,而每遇荒歉,犹以川米之至与不至为喜戚。都会盛衰历数百年,而必变,岂惟蜀哉!甲辰仲春吴江沈楙惪识。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京ICP备09037272号

手机版|

GMT+8, 2018-7-20 20:28

Copyright © 1999-2013 近代中国网

Powered by Discuz! X3.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