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近代中国网 首页 评述 查看内容

李学通:袁世凯祭天照片辨伪

2017-4-5 10:17| 发布者: MAX| 查看: 278| 评论: 0|原作者: 李学通|来自: 近代中国研究网


  近代以来,随着影像技术的广泛应用,图像成为了继文字之后纪录历史的又一重要载体,相比较文字而言,图像更因其直观、形象、内涵丰富,引起了历史研究者和广大爱好者的青睐。许多报刊、出版社、网站、新媒体也不断推出一些图说历史的书籍或文章,极大地丰富了历史资料。但也同时出现了很多张冠李戴的错谬,以讹传讹,影响广泛。比较常见的有把李善兰图像当作左宗棠,把张灵甫图像当作胡琏等等。本文作者从图片本身到图片背后民国祭祀冠服制度,对近代历史重大事件之一——袁世凯1914年冬至祭天图片错谬之处进行了多层面辨伪,以期引起更多读者对这段历史的重视。
  据史料记载,1914年12月23日,农历冬至,中华民国第一任正式大总统袁世凯,前往位于北京南部的天坛,举行了中华民国成立以后的首次祭天大典。袁世凯的这次祭天活动,不仅当时即受到质疑和批判,也被后代史学家认定为是对民国以来民主共和思想的反动,更被视为袁世凯复辟帝制的前奏、先声。不论是严肃的史学专著,还是通俗性历史读物乃至中学课本,每每讲到此事都会插入那张流传甚广的照片以为佐证。不少流传甚广且颇具权威性的近代史图册中,此照片更是必录的重要历史影像。如山东画报出版社1994年出版的图片中国百年史,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辑、团结出版社2002年出版的大型中华民国历史图片档案(图1),以及图文20世纪中国史近代中国报道(1839-1919)插图本等等。其实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照片上的那个祭天者根本就不是袁世凯本人,这是一个以讹传讹的典型案例。

  (图1)“袁世凯”到天坛祭天。(中华民国历史图片档案第1卷第1册第204页)
  “袁世凯”到天坛祭天照片之伪
  关于1914年冬至袁世凯祭天活动,现存有大量的档案、中外报刊报道、当事人回忆录等文字史料,但也不要忘了还有一句话,叫做有图有真相。
  果然,这才是1914年12月23日袁大总统祭天当日的真实历史影像!(图2和图3)图中位于左二的白须之人方是袁世凯的真身。

  (图2)袁世凯祭天。

  (图3)袁世凯祭天(局部)。
  这两幅照片并非是同一时段不同角度的拍摄,仔细读图,我们可以发现图1与图2这两幅历史照片上的袁世凯,至少有两个差别:
  其一是脸部形象。图1中的“袁世凯”虽与图4这幅标准像中的袁世凯(图4)有极高的相似度,但也有一个最大的不同:生于1859年的袁世凯虽然民国初年只有50岁出头,但已须发皆白,图1中的“袁世凯”则是胡须如墨染一般。

  (图4)袁世凯标准像。
  其二则是服装差异。这一点最易被忽略,数十年来图1被错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一点被忽视了,但事实上也恰恰是这一点更容易辨识。
  确定图1中的祭天者并非袁世凯本人,正是因为他身着的祭祀服装露出了“破绽”。两图对比,我们可以发现:一、图2中的袁世凯所着祭服为圆领,图1中“袁世凯”则是右衽交领。二、图2中的袁世凯所着祭祀服胸前有一圆形图案,图1中“袁世凯”胸前并无图案。三、还有一点要影像放大才可看清,即图2中的袁世凯所戴祭祀冠帽正中有一造型颇大的徽章,图1中“袁世凯”祭冠上只有一小型徽章,而且位置偏下,与图2中袁世凯身边陪祀者冠帽相同。
  民国祭祀冠服制度
  如果再与相关文献史料相印证,则可使我们更加确信无疑。查阅1914年8月政事堂礼制馆颁布的祭祀冠服制及所附祭祀冠服图,可见到更加明确的文字佐证。
  据祭祀冠服制规定,民国祭祀冠服由祭冠、祭服、带、中衣、靴五部分组成。祭服共分为六个等级,其中,一等为特任官、二等为简任官、三等为荐任官、四等为委任官,五等为士庶使用。在一等之上,又特设一专门的大总统级。此外还另有乐舞生冠服,为祭祀典礼时乐生与舞生穿用。各个不同级别的冠服,从颜色、用料、形制、图案等方面都各有差别。虽然照片只有黑白两色,无法从颜色上加以判别,但不同的级别还是可以从形制和图案上分清楚的。
  例如祭冠,大总统祭冠和一至四等祭冠,前方都装饰有圆形的嘉禾“冠章”, 大总统冠章为十二嘉禾,士庶祭冠只缀矩形玉片一块,而且大总统祭冠上的嘉禾冠章与其他级别的大小及位置不同。
  大总统衣用圆领,祭服上饰以12个团形“章纹”
  祭服分为上衣下裳。大总统衣用圆领,其余均为右衽交领。另外,自大总统及一至四等祭服上,都饰以团形“章纹”,并按十二、九、七、五、三的数量分为五个等级。大总统十二团(前胸、后背、两肩各一团,两袖两面共四团,前后下端各二团)十二章纹(图7)。一等衣九团(两肩、后背及两袖各一团,前后下端各二团)九章纹(图5);二等衣七团(两肩及后背、两袖、前下端各一团)七章纹;三等衣五团(两肩及后背、两袖各一团)五章纹(图6);四等衣三团(两肩及后背各一团)三章纹。五等衣无纹饰。下裳均为纁色,除大总统裳上装饰有云海纹外,其余各等裳均无任何纹饰。

  (图5)身着一等祭服的内务部总长朱启钤。

  (图6)身着三等祭服的官吏。

  (图7)祭祀冠服图·大总统衣。
  前述照片中,图1的“袁世凯”所着祭服是右衽交领,胸前并无团形章纹,但前方下端可见有一个章纹。而按照祭祀冠服制规定,大总统及第一等祭服的上衣下端,都应有两团章纹,三等衣下端无章纹,由此推断该“袁世凯”所着应为七团七章纹的二等衣。而图2中的袁世凯,则不仅衣为圆领,而且下裳云海纹亦隐约可见,尤其是前胸饰有团形章纹,则是大总统祭服最明显也是独有的标志。
  历代相关规定,只有皇帝可用十二章纹
  所谓章纹,是中国古代的吉祥图案。十二章纹分别是日﹑月﹑星﹑山﹑龙﹑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各有美好寓意。自东汉以来,章纹常用于服装之上,作为封建等级的标志。唐武德四年,诏令天下,宣布只有皇帝可用十二章,即使是皇太子也只可用九章。宋、明、清历代都有相关规定,绝对只有皇帝的龙袍朝服才可有十二章纹,违制僭越者是要杀头的。且不说袁世凯以后复辟帝制的事实,即使从他1914年冬至祭天的服制上,我们也可以说真的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近年有研究者提出,袁世凯祭天是“重建礼治政治的一次试探”,与后来的复辟“并不在同一个因果逻辑的链条上”,当年指责祭天是袁世凯复辟的先声“只是一种貌似合理的猜测”。看看袁世凯祭天服制的规定,这种说法能让人信服么?
  还有一点与这组袁世凯祭天照片相关的补充。这一组袁世凯祭天照片的摄影者,是一名参加过美西战争的退役美国军人,叫John D Zumbrun。1910-1929年在北京开设一家照相馆,先后拍摄了5本关于北京的相集,内容包括朝廷、末代皇帝溥仪、孙中山、袁世凯、军阀、大使、官员、店主、工匠、农民、佃农和难民等。这些照片不久前在邦瀚斯(Bonhams)精美书籍和手稿行拍卖会被拍卖。
  有史料记载,袁世凯祭天之时,“外交部找来专门负责照相的外国摄影师,因为事先没有和负责警卫的总司令接洽,被卫兵挡在坛门外,只拍了几张袁氏回府的照片”。从现存照片的情况看,这一记述并不十分准确。从袁世凯抵达天坛、登坛祭祀,到行礼后步下圜丘,Zumbrun都有影像记录,虽然都是在坛下所摄或从后面跟拍,但肯定没有被挡在坛门之外。按常理推测,袁世凯行礼之时,他也不可能登坛从上向下俯拍。图1的俯拍照片,应是在袁世凯离开后,其他官员行礼时所摄。从袁世凯行礼后步下圜丘中可以看到,圜丘下还站着不少陪祭者,且有“陪祀简任官拜位”“陪祀荐任官拜位”和“第一排”“第二排”“第三排”等标志牌,而图1中,坛下陪祭者已不见踪影,也进一步佐证了这一点。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编审)

京ICP备09037272号-4

手机版|

GMT+8, 2017-8-17 23:39

Copyright © 1999-2013 近代中国网

Powered by Discuz! X3.3

返回顶部